主页 > 台州 > >

诸葛碧如:国字号调解员专治“疑难杂症”

自退休后加入温岭市医调委以来,12年间,诸葛碧如共主持参与医疗纠纷案件调解1157起,成功率为100%,从没有一件被投诉或当事人反映不满意。

在他领导下,温岭市的严重医疗纠纷案件(医闹)逐年下降,从2009年的15起到去年成功归零。

2012年,他被司法部评为全国人民调解能手,2020年入选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

“幸亏有您在”

2月17日中午,温岭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的午饭十分丰盛,但诸葛碧如却难以下咽。一顿饭,愣是吃了将近一个小时。

“诸葛老师,我们这里死人了,需要您帮忙调解一下!”当天上午,他接到温岭市某医院的求助电话:一名患者得了左下肢静脉曲张加重伴破溃、流脓,手术成功,但在出院时突发神志不清,抢救无效死亡——这是春节后的第一场大型医疗纠纷案件。

虽已驾轻就熟,但只要有人去世,诸葛碧如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

细读卷宗后,他当即判断出,医院手术处理得当,但对之后的风险判断不足,没有继续留院观察或用抗凝药,应当承担部分责任。弄清矛盾点后,仅用了一个半小时,诸葛碧如就成功化解纠纷,最终建议院方赔偿82800元,双方都心服口服。

“幸亏有您在,不然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纠纷圆满解决后,患者家属拉着诸葛碧如的手致谢。

人大代表为人民

“温岭有一百多万名本地居民、五六十万外来务工者,全市共有800多家医疗机构。”诸葛碧如说,2008年以前,温岭每年发生的大小医患纠纷超过180起,患者家属在市政府闹事的情况更是时常发生。

作为基层医生,诸葛碧如深谙医患双方的不易。2008年3月,在温岭市第十四届人大二次会议上,他提交了《关于加快建立医患纠纷调处机制的建议》,被有关部门采纳。

次年,温岭市行业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2016年3月更名为温岭市人民调解委员会)成立。退休的诸葛碧如被聘为专职调解员,兼任调解委员会副主任,主要负责医疗纠纷调解工作。

当时,各大医院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只要留医工作,工资一个月一万不是问题!”

“在药店坐诊,一个月能够轻松赚9000元。”

……

诸葛碧如毫不犹豫地奔向新岗位。他说:“我是高票当选的人大代表,医调委也是我一手推动创办的。当好调解员是我对人民最好的回报!”

为了当好“老娘舅”,只要有空,他就向老法官、老调解员们学习,并且自费购买了不少法律、医学方面的书籍。在今年的台州市五届人大六次会议上,他还提出了“做好《民法典》普法工作”的建议。

站在天平的中间调解

“始终站在天平的中间,既不袒护医疗机构,也不为熟人患方或领导送人情,一切从事实出发,公正、公平调处案件。”这是诸葛碧如的工作原则。

熟知医疗知识,又有和百姓打交道经验,诸葛碧如做起调解工作来得心应手:“调解讲方法,一群人来闹事,你要知道谁是带头的那个,谁有话语权。对付不同性格的患者家属,还要用不同的方式方法。这些我现在基本一眼就能作出判断。”

2019年,箬横镇一村民饮酒过度出现不适,送往医院就诊后心脏骤停,家属认为医院抢救不及时,与村干部一起“闹”到医院。诸葛碧如在了解事情经过后,说了三句话——“带头聚餐的是谁”“劝酒者要追究民事赔偿责任”“喝过的酒要全部封存”——闹事者一下子“蔫”了。

虽经验丰富,但面对医疗纠纷诸葛碧如从不懈怠。每次接到案件,他都要花很长时间做准备工作。时常睡前还在琢磨:案情的经过是怎样的?核心矛盾在哪里?……

“有时还会梦到调解成功了,调解对象感谢我,摆了一桌请我吃饭!”这样的美梦,诸葛碧如一年会做上一两次。他说,帮助别人,得到别人的认可是自己最开心的事情。

“越做越起劲!”从小有个法官梦的诸葛碧如,在医疗纠纷调解工作中感到殊途同归。

  • 上一篇:温岭:钢材市场红火
  • 下一篇:临海:智慧农机开启无人作业新模式
  • 浙江热线始建于2013年,是浙江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是全国各界人士了解浙江的主要窗口之一;本站以浙江本地新闻为主,可以说是浙江地区最全的本地新闻资讯网站了。

    Copyright © 2013-9999 浙江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