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 > 财经新闻 > >

金融大势|P2P网贷机构已实现归零,存量结清压力仍在

P2P网贷机构在2020年11月中旬实现了归零。这意味着,曾经甚嚣尘上,被奉为风口的P2P网贷退出舞台。

P2P网贷机构归零后,网贷业务遗存问题如何解决?曾经的网贷机构转型之路又在何方?

网贷存量清退与业务剥离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P2P网贷业务的确已经停止了,存量清退的债务依然还是巨额的。”

显然,网贷机构“归零”并非终点,仍有大量的网贷业务存量尚待清退,尤其对于存有实力、需要转型的网贷机构而言,存量的化解是前提。

“此前停业的大多数是一些小的或者是中的平台,包括部分爆雷的。现在最大的头部平台也面临清退,这些平台资产余额相对比较大,涉及的投资人也相对比较多,在清退处理过程中,问题和矛盾也会相对突出一点。”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说。

2020年12月4日,上海发布了上海市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第一批声明清盘退出且存量已结清网贷机构的公告,共146家。

不过,这146家声明清盘退出且存量已结清的网贷机构并不包括目前两家已宣布存量清退的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信也科技(原拍拍贷,NYSE:FINV)和嘉银金科(原你我贷,NASDAQ:JFIN)。

另外也有像宜人金科(NYSE:YRD)将网贷业务剥离。2020年12月31日宜人金科发布公告称,与母公司宜信控股就业务重组达成最终协议,简化公司业务线路,将公司定位为综合性个人金融服务平台,停止宜人贷运营公司——恒诚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的经营业务。

根据宜人贷官方网站发布的2020年12月平台运营数据,截至2020年12月底,宜人贷借贷余额为173.82亿元,待收借款的出借人总数仍有14.1万人。

清退困难仍在

“现在催收遇到了困难。虽然说有地方在做一些尝试,但是效果也不是非常明显。”黄震说道。

“对于大多数平台而言,唯一可能具有可行性的,是想办法降低这些出借人的预期。”陈文表示,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政府不会兜底,最终能不能平稳退出,取决于平台跟出借人之间的博弈。出借人想要获得足额的赔付,但从平台存量的资产情况看,足额又不切合实际,平台的股东也没有承担兜底的能力。

不过,黄震提到,目前有一个积极信号,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会议明确打击各种逃废债的行为。现在面向全社会,所有人要积极履行契约精神,建设诚信社会,所以打击债务人逃废债应该是国家可能会采取的行动。

在网贷机构的清退过程中,也不乏公安部门介入立案侦查。2020年以来,已有多家知名网贷机构遭到立案。

2020年7月4日,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的官方微博“平安上城”发布通报称,上城区分局依法对微贷(杭州)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微贷网”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而就在6月,微贷网刚宣布退出网贷业务。

9月25日,北京市东城区政府网站显示,针对P2P平台“爱钱进”出借人的投诉,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回复称,目前爱钱进平台已被东城区公安分局立案侦办,投诉人可持相关证据材料向公安部门报案。

2021年1月13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布通报,小牛资本集团有限公司涉嫌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为保护投资人权益,惩治犯罪,深圳南山警方于2021年1月8日依法对小牛资本集团有限公司立案侦查。经全面收集证据,深圳南山警方对涉案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转型网络小贷与消费金融难度增大

“业务退出带来一系列的压力很大,很多平台还来不及考虑转型。”据黄震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让一些平台负责人目前焦头烂额的是在清退中如何能够全身而退。

他指出,只有极少数业务清零还不遗留问题的机构,才可能重新出发。

有关部门曾发文支持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

2019年11月27日,《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83号文)出台。据83号文,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有明确的资本金要求。对小贷公司的资本要求必须为实缴货币资本。其中,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贷注册资本不低于0.5亿元;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而且,首期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5亿元,不低于转型时网贷机构借贷余额1/10的要求。

83号文发布后,确有多地网贷公司成功获批转型地方性小贷公司。例如2020年5月13日,厦门地方金融监管局同意厦门禹洲启惠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与厦门海豚金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转型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1月15日,广西金融监管局同意广西林海互联网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转型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

也有平台直接转型成全国性小额贷款公司,且为网络小贷公司。例如2020年10月,江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批准同意新浪旗下的江西东方融信科技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依法依规转型为全国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为发放网络小额贷款等。

2020年11月,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将绝大部分网络小贷公司的经营范围限制在了注册地所属省级行政区域,只有“极个别”网络小贷公司在经过银保监会批准后可以跨省经营,并且将直接由银保监会负责监督管理和风险处置;提高了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门槛至10亿元,跨省经营的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则不低于50亿元;要求网络小贷在开展联合贷款业务时单笔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由此限制了网络小贷公司通过联合贷款可以放大的贷款规模。

“这肯定会对网贷机构转型全国性小贷公司造成较大的不利影响,如果按《意见》的标准执行,能够成功转型的网贷机构只会越来越少。” 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新宇此前表示。

黄震指出,一般的网贷公司要在现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拿出实缴资金来很困难,所以很多平台基本上是放弃了。地方审批的小贷公司,现在条款修改后,已经开业的可能都要整改,“再转的话可能性也比较小”。

另外,也有P2P网贷机构在转型后开展消费金融业务,例如乐信当前的“乐卡”“分期乐”等主要产品聚焦于消费金融领域。中国平安旗下陆金所获批设立了平安消费金融公司。

“消费金融公司因为是持牌金融机构,对于出资人董监高的审查也是要求非常高的,如果网贷机构要向这方面转型,还得有银行等作为发起人等,可能他们也很难达到要求。”黄震说。

陈文也指出,一开始,大家对于头部平台转型消金公司或者网络小贷公司,都抱有一定期望,但现在来看,整个转型难度也是比较大的,除了陆金所获得一张消金牌照,其他的公司作为一个主要发起人获得消金牌照的可能性都相对比较低一点。

网贷机构出路在哪

在上市的网贷机构中,除消费金融、网络小贷外,助贷业务是重点主营方向。例如,第三季度财报中,信也科技和嘉银金科都披露了其转型进展。

2020年10月12日,信也科技发布公告称,截止到2020年9月,在监管指导下,基于保护出借人和借款人双方利益的原则,已经完成存量业务的清零和退出。信也科技还表示,目前已经成功向助贷平台转型。

嘉银金科在第三季度财报中表示,网贷业务的清零标志其已成功完成业务转型,目前嘉银金科已服务包括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等20余家持牌金融机构。三季度中,嘉银金科的机构资金占贷款总额比重已达100%。

但黄震认为,监管对助贷业务要求越来越高,今后可能也会监管得很严。

2020年7月,中国银保监会公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对联合贷款、助贷业务提出相应规范要求。8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调整为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为标准,最新的LPR的四倍为15.4%。此前上限为“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

“目前网贷公司转型继续做金融业务这一块可以说是希望渺茫。”黄震指出。

他表示,目前网贷机构可以有三种类型的转型方式:一种是转型做客户服务,帮其他的一些金融机构找客户,后续的客户管理等。第二,风控信审服务,一些平台已经开发出了互联网大数据的风控平台或者软件,就可能把这一部分跟金融机构合作服务。第三种变成纯技术的服务,软件或者数据的服务,往科技公司转型。

对于网贷机构的未来,黄震认为,平台的实际控制人以及高管需要承担起社会责任,做好保稳定保就业等相关的工作,不能放弃,不能逃避,做好内部员工的管控稳定、外部债务债权人理性平和的交流这些工作。

而在监管层面,黄震表示,监管部门可以适当给一些支持,让网贷机构能够有效对存量债务进行催收,特别是可以协调征信部门、法院等,建立新型的网络调节、网络仲裁机制,以便存量债务催收。

“另外,可以尝试建立新型的地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进行有关债权的转让。”黄震说。

  • 上一篇:奈雪的茶递交招股书拟赴港上市,今明两年计划新开650家店
  • 下一篇:百度第四季度营收303亿元 净利润69亿元
  • 浙江热线始建于2013年,是浙江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是全国各界人士了解浙江的主要窗口之一;本站以浙江本地新闻为主,可以说是浙江地区最全的本地新闻资讯网站了。

    Copyright © 2013-9999 浙江热线